ChatGPT背后的投资机遇!对话《AIGC》作者杜雨:人工智能发展不会造成大面积失业

《投资者网》黄韵欣

“ChatGPT会导致大规模失业吗?”近来诸如此类的提问频繁活跃在社交平台。提问的导火索,是ChatGPT的火爆出圈。

2022年11月底,美国公司OpenAI发布聊天机器人程序ChatGPT,该应用可以畅通地与人类对话,像是一本“通人性的百科全书”,甚至拥有写诗、撰文、编码等多功能。而ChatGPT的问世,也唤起了人类的担忧,人工智能替代人类是否已成为“现在进行时”?

而对于投资者们,则更关注的是,ChatGPT热点的诞生带来了哪些投资机遇。在AIGC时代发展似乎不可逆转的情况下,投资者如何谋篇布局、抢占投资先机。

中译出版社2023年2月出版的《AIGC:智能创作时代》,阐述了AIGC的商业落地场景和行业应用案例,也有助于读者进一步读懂ChatGPT。基于对ChatGPT以及AIGC产业的持续关注,此次思维圆桌派有幸邀请到科技创业加速器QAQ创始人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技术经济学博士、《AIGC:智能创作时代》作者杜雨老师,就“ChatGPT、AIGC背后的投资机遇和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”进行深度对话。

以下为部分对话摘录。

ChatGPT为何火爆?AIGC应用广泛

《投资者网》:最近ChatGPT可谓是火出圈,相关内容在朋友圈刷屏,超级聊天机器人ChatGPT是一个什么样的产品?

杜雨:无论是在股市还是在投资圈,ChatGPT最近都是一个火热的话题。在我所从事的风险投资行业,相关概念其实会出现得更早,早在2017年,就有投资人关注AIGC方向的投资机会,只不过当时未必用AIGC称呼这个赛道。。去年年底ChatGPT进入到大众视野,一开始在美国热度较高,目前是在全球范围内具有高知名度。通俗而言,ChatGPT由“Chat”和“GPT”组成,“Chat”是聊天对话的含义,而“GPT”是Generative Pre-training Transformer(生成式预训练变换器)模型的简称。

早年间AI应用更多的是做判断题和选择题,例如小区的人脸识别功能,就是AI记住小区居民的样貌特征,然后再进行对比判断,这就是决策式AI。但GPT中的generative,指的是生成式,也就是说,AI在学习完大量小区居民样貌特征之后,可以“无中生有”地生成新的样貌特征。而ChatGPT火爆的原因之一,也是因为AI从做选择题、判断题的时代进入到了做解答题、创意题的时代,这非常振奋人心。而GPT中的Pre-training,指的是预训练,AI机器人之所以能与人类进行对话,是因为人类提前训练了机器人,而训练ChatGPT的资料是大量的数据集,包括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中能被检索到的内容,目前ChatGPT接触到的数据或多是2021年之前的资料,所以它并不知道很多最新发生的事件。

《投资者网》:ChatGPT是在文字上的应用,所以从财经媒体行业出发,我更感兴趣的是,ChatGPT类似的这些人工智能产品,是否有望应用于辅助券商研报及媒体稿件的撰写?

杜雨:其实我觉得让ChatGPT完全生成券商研报,目前并不太现实。因为券商研报当中的一些观点以及数据处理等,是属于综合性的成果。但是在券商研报及媒体文稿的撰写过程中,ChatGPT可以起到辅助的作用,例如帮助撰稿人搜集数据,提高整体工作效率。

《投资者网》: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发现。但您刚刚也在对话中提及,ChatGPT所接触到的数据其实偏早期,所以人们在使用的时候也需要进行分辨?

杜雨:是的,没错。

《投资者网》:我们刚刚聊到的超级聊天机器人ChatGPT,其实是AIGC的一种。最近AIGC概念的热度也很高,我们知道此前有PGC(专业生产内容的平台)、UGC(用户生产内容的平台),那现在有可能过渡到AIGC。如何通俗解释AIGC概念呢,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?可以举几个AIGC平台的例子吗?

杜雨:AI是人工智能,GC(Generated Content)指的是内容生产。过去我们界定内容生产的类型是PGC和UGC。PGC的重点在Professional,指的是专业机构生产内容。例如,早年间拍电影,都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,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向大众生产内容。到后来,我们用短视频APP就可以拍微电影。随着技术发展,内容生产从Professional(专业化)到User(用户),也就是进入UGC时代,全民都可以生产内容。

而AIGC与PGC、UGC的不同之处在于,无论是PGC还是UGC都是人类在生产内容,而AIGC则是“机器人”参与生产内容。现如今大家在日常生活中,已经有接触到许多AIGC的应用场景。例如,无人声背景音乐就是“机器人”学习各种音乐风格之后随机生成的。

产业链投资机遇:关注互联网及半导体

《投资者网》:AIGC产业的上游和中游是数据服务、算法模型,以ChatGPT为例子,前期注入大量数据,通过代码训练得到复杂推理能力等等。那AIGC产业的发展是否会倒推互联网行业发展?从技术面而言,AIGC的发展可能会带来哪些投资机遇?

杜雨:其实关于这个问题,在《AIGC:智能创作时代》中有用一整个章节来回答。

AIGC产业上游是数据,用数据来“喂”机器,AIGC产业的发展对数据服务行业有积极影响。例如,训练机器人需要标注信息,虽然数据标注看似是技术壁垒较低的传统行业,但其实也受益于这一波AIGC产业的发展。

产业中游“大模型层”是AIGC时代最重要的部分,可能所有投资人都希望参与到大模型投资,而大模型投资的门槛较高。就ChatGPT的母公司Open AI来讲,Open AI的创始人都不算是“白手起家”,他们都是在功成名就的状态下打造的ChatGPT。就ChatGPT而言,从商业变现的角度来看,它其实也是在亏损状态,因为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。如何获得足额商业回报,也是如今AIGC产品需要思考的问题之一。简言之,中间大模型层具有一定矛盾点,短期难以获得正向的收益,而长期来看十分有价值。

下游是应用层,AIGC的应用也是百花齐放。应用类企业的优势在于,能较快获得消费者的关注。但我观察到,目前应用类企业面临的挑战是同质化严重、差异不足。与中游相比,下游应用类企业的竞争壁垒可能就较低。

《投资者网》:刚刚您也提到大模型投资在短期内难以获得正向回报,那目前AIGC应该还是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,甚至仍未进入到用AI去辅助UGC的阶段,同样也面临监管风险。您认为,目前来看,投资者在投资AIGC产业相关环节时,是否应该坚守长期价值投资,提防二级市场概念热度?

杜雨:其实我们投资任何赛道,都不可避免地面临着选择。我本硕博都是读的金融经济专业,在学校里面,导师们会更多地强调详细的基本面分析和价值投资。也是因为学习背景的原因,我的投资风格更倾向于“放长线”,做更长远的研究。如果有条件进行长时间地深入研究,我相信市场也会给予投资者超额回报。

但客观来说,我个人是持开放观点,我认为投资市场应该允许各种流派的存在,无论是价值投资的流派还是成长风格投资的流派。每个人的投资哲学不同,只要投资者能在认知范围内把握投资机遇,其实都是合情合理的。

《投资者网》:此次新书代序言中,朱嘉明教授表示,“从广义上讲,AIGC的硬技术是AI芯片,AI芯片需要实现CPU、GPU、FPGA和DSP共存。”您认为AIGC的发展会给半导体行业带来哪些机遇?

杜雨: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视角。任何的技术创新,一方面会在下游影响消费者端,这也是大家感受最明显的,但同时也可以反向作用于上游。刚刚我们谈及算法模型,而支撑算法模型计算的就是底层芯片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如果未来生成式AI进入到各个领域,那么对于算力的需求会有所增长,进而推动芯片行业需求量的激增,以及对芯片计算性能的要求会提升,促进半导体行业的发展。

《投资者网》:目前许多国内厂商似乎都在蠢蠢欲动。

杜雨:目前国内爆发式代表性的AIGC应用产品仍在路上。我认为训练ChatGPT的语料更多还是英文,那随着BAT等公司逐渐推出本土应用之后,在中文的语境下,于我们而言本土应用可能会比ChatGPT更好用。许多本土底层芯片厂商也会迎来新的商业机遇。

科技创新不会导致大面积失业

《投资者网》:在您新书中有一节是“AIGC助力元宇宙和Web3.0”,您能否简述一下这三个概念之间的关系?AIGC在元宇宙和Web3.0的发展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?

杜雨:我认为AIGC扮演的角色是提高生产效率,Web3.0、元宇宙和AIGC是科技创新的不同维度,所侧重的关键点不太一样。Web3.0强调虚拟世界的确权,偏向虚拟世界的治理视角;元宇宙强调3D沉浸式体验,偏向虚拟世界的体验视角;AIGC是横向提升生产效率,无论作用于Web3.0方面还是元宇宙方面。

例如,在未来虚拟世界中,数字资产数量级会大幅度提高。我们在虚拟世界需要构建出和现实世界一样多的数字孪生资产,虚拟人、虚拟房子和虚拟衣服等。过去人类工作效率较低,现在AI也可以参与到元宇宙的构建,AIGC更像是虚拟世界里建房子的机械臂、建高速公路的先进设备。

《投资者网》:可否理解为AIGC的角色是替代部分工具和人工?

杜雨:可以这么理解。

《投资者网》:目前有人认为,将来更完善的AI产品或许会替代部分劳动力,进而导致失业;刘天池老师在新书推荐语中写道,“人工智能创作的归宿并非替代人,而是更好地激发人们的创造性”。有关于AI和人类未来生活的融合方面,您有怎样的看法?

杜雨:我觉得刘天池老师的观点是非常好的,我也很认同。我认为AI无非是科技中的冰山一角,过去科技进步给人们带来了非常多的生活便利。曾几何时,大家家里没有电视机、洗衣机等电器,而今智能家居都已进入千家万户。

科技创新或许会替代部分传统岗位,但不会让人类大面积失业。因为当新的技术进入到生活中,人们会产生出新的需求。或者说,岗位的名字不变,但工作内容发生改变。例如早年媒体人是用纸笔撰稿,现在是使用电脑创作。

AIGC也是一样的,我认为它会让人们从重复性的工作中解脱出来,使得人们拥有更多业余时间。业余时间增加之后,人们就可以把想法和创意投入到下一个技术的突破当中。人类就是在不断突破创新中进步。

《投资者网》:其实人类也是与时俱进的,在AI发展的过程中,人们也可以学习如何使用AI产品,提高自身综合竞争力,避免被市场淘汰。

杜雨:确实。而且现如今,ChatGPT完全替代人类的说法仍为时尚早。目前ChatGPT的功能只能替代人类部分脑力活动,没有办法独自完成线下环节。目前AIGC的阶段更像是“书呆子”,纸上谈兵易,躬行践履难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